{$ data.sort $} >> {$ data.subSort $} >>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对话Google Cloud首席科学家李飞飞:科技与人工智能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对话Google Cloud首席科学家李飞飞:科技与人工智能

2018-09-13来源:

导读:近年来,人工智能的浪潮横扫学界和产业界,不仅被多家顶尖实验室列入重点研究领域,还成为了各大投资机构的热门投资方向。98日在北京举办的第一届“斯坦福中国经济论坛”上,围绕人工智能的发展阶段和人工智能在中国的投资机遇等多个话题,来自学界和投资界的领袖展开对话。其中,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与GoogleCloud首席科学家李飞飞纵论科技与人工智能,巅峰对话尤为精彩。

李飞飞: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与视觉实验室负责人、谷歌云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首席科学家。曾获加州理工学院电子工程博士学位。她2009年加入斯坦福大学,主要研究方向为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认知计算神经学。20113月荣获斯隆研究奖计算机科学奖。2015121日,入选2015年“全球百大思想者”。李飞飞以团体身份获评“挑战者”,她和一群女性因为打破了STEM的教育传统入选。20183月,获“影响世界华人大奖”。

张磊: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美国耶鲁大学校董事会董事,耶鲁大学亚洲发展委员会主席,中美交流基金会董事,香港金融发展局委员以及香港金融科技督导小组成员。获耶鲁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及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并将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为的投资理念引入中国。2005年创建高瓴资本,经过十余年的努力,现已将其发展为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

 

以下为对话实录: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李飞飞

很荣幸来到这里,和我的斯坦福同事、好朋友张磊展开这样一场关于人工智能对话。关于人工智能的问题已经延续了很多年,但是斯坦福一直站在人工智能的最前沿。1962年,斯坦福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两间人工智能实验室之一——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同时,斯坦福也是最早给这一领域赋名的大学。几十年来,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屡获殊荣,包揽了很多人工智能领域的奖项。目前,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拥有很多世界上顶尖的专家和上百名的博士正在研究人工智能领域的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机器人技术、基因组学和自动驾驶等人工智能细分领域。

如果你们关注斯坦福人工智能的研究,你会发现我们在不停地进行创新,进行产业革命。大家知道,机器学习领域正在经历一场“深度学习革命”,而“深度学习革命”实际上是大数据、算法和更快、更便宜芯片等三个领域的融合再造。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和校友一直以来也都为这三个领域贡献主要发展思路。人工智能领域从最底端出发,通过不断的科学技术完善,目前已成为工业的主要推动力。从资金端来看,无论是谷歌的内部资金投向还是风投机构所投资的金额,或者是工业企业所获得的收入,人工智能领域从每一角度都能拔得头筹。

目前,人工智能领域已经进入了产业应用的历史时刻,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将会颠覆人类现有的科学技术,重塑人类文明。当它开始走出实验室,进入产业应用阶段,我和我的同事一直在讨论这些人工智能技术应该应用到哪些方面,如何与人类长远的发展目标相结合。在我和我的同事们看来,人工智能的产业应用中,最关键的是以人类为中心的三个要素,我们称它们为“人类中心论”。

 

l  第一个要素,下一代人工智能技术会受到更多人类的认知方面的启发。

目前,图像识别领域能够在互联网上识别狗和猫,或者是识别汽车品牌。但是,今天识别领域的范围仍然过于狭窄,它缺乏对语境的理解,缺乏对情感的理解,也缺乏了对维系人类社会文明的伦理道德理解。例如,计算机还很难做到对场景的整体理解。如果跟人类对比,即使是不到2岁的儿童都有丰富的、整体的场景理解,比如她看到一个房间,就知道障碍物在哪儿,要去哪儿抓一个苹果。而计算机虽然可以辨认3000种车或800种鸟,却完全没有一个整体的场景理解。因此,人工智能将进入下一个里程碑:理解,这才是真正鼓舞人心的。如果计算机视觉在关系理解、全景理解、视觉推理等方面取得进展,那么未来就可以发掘出更多的应用场景。

 

l  第二个人类中心论的关键词是,替换。

人工智能正在不断地取缔部分人类的工作智能,貌似让很多人为此丢掉了工作。但事实是,人工智能领域实际上可以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和更好的生活。机器没有独立的价值,机器的价值是人的价值。在健康领域,人工智能可用于大量的重复劳动。例如,一名医生一辈子可以诊断的影像数量有限,但人工智能所能处理的影像资料就要多得多,而且可能成本更低,耗时更短,但它并不是取代了医生的角色,而是变成医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有了人工智能的辅助,医生可以更好地发挥潜能,把时间放在更具价值的课题研究、与病患交流等人工智能不能替代的工作中去。再比如,在高危工业制造领域,人工智能可以更好地测算工人作业的风险指数、优化生产,避免工人在作业时发生事故,降低人身伤害损失。人工智能正在这两个或者更多领域发挥其出色的职能,也为更多的人才提供了不断深化发展的工作机会。

 

l  第三,人工智能能赋予这个世界的影响。

无论是赋能于法律、伦理,还是经济、劳动力市场,人工智能不再单单是一门计算机科学,而是在帮助人类引领新的未来。当年冯·诺依曼发明计算机时,人们根本没有想到软件工程会成为一个行业,人工智能亦是如此。我们需要足够的想象力,需要更多的专业人才进行研究和分析,推动人工智能更好地赋能于更多行业领域,引导人类更加光明的未来。

这三个元素构成了“人类中心论”。当下,人工智能最需要的是更好的领导力——需要我们的政府体现领导力,需要政府在人工智能领域与社会层面的进行更深入、更广泛的对话和规范相关的法律法规。我们需要有一个领导组织,它是一个建立在社会道德上,能充分融合学术界的人文学科专家、人工智能专家和独立学者,并不断地在人工智能领域发现和创新的大家庭。我们也需要业界不仅仅是开发一个好的人工智能产品,而是能负责任的进行产品开发——关注隐私、提高透明度、体现社会职责、捍卫社会道德和平衡他们不断扩大的经济利润野心。

我很高兴与大家分享。我正身处于这样一个大家庭中,我和斯坦福的领导和同事正在刚刚所提到的三个要素中不断探索与创新。我真心希望邀请在座的各位走进斯坦福人工智能大家庭,同时也邀请斯坦福全校的教职员工和研究组织走进这个大家庭。我们坚信,它不仅仅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为人工智能领域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还将在接下来的十年、二十年里继续引导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谢谢!

 

l  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

首先我很感谢斯坦福大学能给我这个机会与大家做分享,大家已经听了飞飞关于人工智能精彩的演讲,是的,人工智能现在正站在世界中心的舞台。

我们回望历史,过去几十年里,世界处于科技创新的1.0阶段,其核心词就是“连接”。百度和谷歌等公司将人和信息更好地连接;阿里巴巴和亚马逊将人和商品更好地连接;微博和脸书将人和人更好地连接。而高瓴资本所投资的滴滴打车、摩拜单车、美团等互联网科技企业是将人与服务更好地连接。“连接”的核心特点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不是真正的应用科技的发明,也不是科技和传统企业结合。因此,在1.0阶段的科技创新中,往往会出现赢家通吃的情况,很多行业会出现“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现象——出现了一个成功的企业,背后很多传统企业都消失了。

而目前的科技创新2.0阶段,即传统行业+互联网,可以随着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普惠更多传统企业和个人。首先,创新需要更有普惠精神,可以通过创新让更多的企业和个人搭上科技与人工智能的便车。高瓴资本投资了大量消费企业,包括江小白、孩子王和良品铺子等。人工智能技术并不完全具备颠覆行业的力量,而是赋能于传统行业,通过科技赋能传统企业的理念对传统行业进行创新。在大数据和云计算的高速列车上,我们通过云计算分析客户的喜好,应用大数据能将商品更加客户化、个性化,通过人工智能驱动传统企业的管理和决策。高瓴投资传统企业鞋王百丽就创造了“传统行业+互联网”的典型案例,2017年高瓴成功收购百丽56.81%的股权后,高瓴资本为百丽开发了很多终端赋能工具,把店铺运营数据全程扫描,分析店的运营潜力。通过实时数据收集商圈人流、调整库存、调动员工;也通过历史数据分析消费者行为,分析不同季节、不同时期、不同周边环境中对销售带来的影响。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中国的科技创新催生了很多首富,也淘汰了很多传统企业。但是我认为这不是解决中国发展问题的关键。中国发展问题的关键是让更多已经掉队的人搭上人工智能的便车。用科技和资本的杠杆为更多的人提供更好的工作机会,使得经济发展更加平衡,社会更加稳定。谢谢。

 

 

 

免责声明:嘉宾对话内容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嘉宾审阅,仅代表嘉宾个人观点。登载于此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观点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也没有考虑到接收人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求,不应被作为投资决策的依据。载于本文的数据、信息源于市场公开信息或其他本公司认为可信赖的来源,但本公司并不就其准确性或完整性作出明确或隐含的声明或保证。本文转载的第三方报告或资料、信息等,转载内容仅代表该第三方观点,并不代表本公司的立场。本公司不保证本文中观点或陈述不会发生任何变更,在不同时期,本公司可发出与本文所载资料、意见及推测不一致的报告。无论何种情形,本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本文内容所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