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ata.sort $} >> {$ data.subSort $} >> 养儿防老?子女成为养老投资最大的威胁

养儿防老?子女成为养老投资最大的威胁

2019-07-05来源:列什马·卡帕迪亚 巴伦

 

长期以来,父母们一直试图帮助他们的孩子取得成功,但如今,这种帮助的成本越来越高,而且持续的时间更长。理财顾问对于鼓励资助也越来越谨慎:好心的父母有时会带来弊大于利的后果,不仅对他们自己的退休生活有害,而且不利于他们子女的财务和身体健康。

 |《巴伦》撰稿人列什马·卡帕迪亚(Reshma Kapadia) 

编辑 | 张晓添

 

 

比尔·本森(Bill Benson)和他的妻子原本打算在他们的孩子离开家后增加他们的退休储蓄,这样他们就有足够的钱去旅行和放松。但是,68岁的本森仍然在全职工作,他所设想的“空巢”并不是那么空。本森的大女儿在离婚后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搬回家住,他和妻子晚年收养的两个孩子现在刚刚高中毕业,即将开始上大学。

 

与此同时,本森用尽联邦养老金来满足一个儿子的特殊需要。他希望一直供养这个儿子以及分别才3岁和5岁的两个孙子直到自己退休——无论何时退休。"这很辛苦。"全职从事老龄化政策顾问工作的本森说,“但我们不得不选择把钱花在孩子身上,因为你必须这么做。我猜这是一个疯狂的现代家庭,但我们也知道我们很幸运,有体面的工作和不错的收入。”

 

本森的情况凸显出你退休后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你的孩子。这不仅仅是因为高昂的大学学费。长期以来,父母们一直试图帮助他们的孩子取得成功,但如今,这种帮助的成本越来越高,而且持续的时间更长。四年制私立大学的平均费用为每年4.85万美元,是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两倍。子女经济独立也越来越晚。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2016年,25至35岁的年轻人中约有15%住在家里。这比X一代在相同年龄时住在家里的比例高出了5个百分点(编者注:“X一代”指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的一代人);与如今的老年退休人士年轻时住在家里的比例相比,则几乎高出一倍。

 

父母的帮助起初通常较小,包括手机费用、汽车费用、日用品或医疗保险。但临时资助可以很快变成永久性的和昂贵的支出:房屋租金和首付、孙子的大学教育、后代离婚或戒毒过程中提供帮助。

 

 

据咨询公司Age Wave估算,将近80%的父母经常为其成年子女提供一定的经济支持,每年总额高达5000亿美元。根据Age Wave和美银美林2018年的一项调查,这是父母存入退休账户总金额的两倍。近四分之三的受访者承认,他们把子女的利益置于自己的养老需求之上。

 

十年的牛市和对债务的日渐适应,使得这种赠予更容易合理化。但是,在即将退休之前或退休之后产生额外成本可能是个问题。尤其是现在,因为股票预期回报只有过去十年的一半左右。虽然大多数人在开始动用储蓄的时候意识到了市场骤跌所带来的威胁,但对于帮助孩子会同样危及数十年的精心储蓄这一点,他们却不甚了解。

 

“房价和养老金投资组合显著上涨,所以这一代退休人士感觉非常富足。”投资顾问公司EP Wealth Advisors注册理财师林恩·巴卢(Lynn Ballou)表示,“但他们也可能比他们的父母活得更长,并且可能需要长期护理。因此,他们自认为拥有的这些额外资源可能只是海市蜃楼。”巴卢的公司总部位于旧金山湾区。

 

当然,一些人有足够的缓冲资金来为他们的成年子女提供帮助。但即便如此,理财顾问对于鼓励资助也越来越谨慎:好心的父母有时会带来弊大于利的后果,不仅对他们自己的退休生活有害,而且不利于他们子女的财务和身体健康。

 

那么,父母如何在不影响自己养老或孩子未来的情况下提供帮助呢?我们调查了理财规划师面临的最大挑战,以及如何最好地取得平衡。

 

 

支付大学学费

 

这是财务规划行业的一句老话:你可以借钱上大学,但不能借钱养老。这可能是真的。但是,考虑到1.5万亿美元的教育债务压在家长和学生身上,借款享受高等教育是一个越来越令人怀疑的命题。这一问题如此突出,以至于特朗普政府希望国会限制联邦学生贷款,以帮助抑制不断上涨的大学费用。

 

将近70%接受T. Rowe Price调查的父母表示,他们愿意推迟退休以资助子女上大学。这种观点在沙希尔·瓦基勒(Sahil Vakil)所面对的亚洲和南亚家庭中非常普遍。瓦基勒在新泽西州泽西市的财务规划公司MYRA Wealth工作。“父母必须为教育买单,这几乎是一种文化要求,这造成了社会性压力。”瓦基勒说,“他们没有考虑养老的问题,而是认为孩子比自己的需求更重要。”

 

数据表明了这一点。美联储去年12月的一份报告显示,从2001年到2016年,美国家庭承担的教育债务增长了六倍多,其中户主在40岁或以上的家庭增幅最大。更令人不安的是,越来越多的退休人士违背了一条金科玉律:在领取最后一笔薪水之时清偿债务。根据雇员福利研究所(Employee Benefit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在65岁至74岁的人群中,70%负有债务;其中39%的债务与住房有关,是1992年这一年龄组负债额的两倍。

 

大多数人的按揭贷款和汽车贷款利率很低,这使得身负债务进入退休生活变得更容易接受。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父母应该动用他们的储蓄,或者将养老基金中的钱转入大学账户。当谈到为上大学存钱时,建议是这样的:确保有一笔应急基金,将退休金账户最大化,然后为529大学储蓄计划缴款。该计划的增值部分是免税的,取款也是免税的,只要这些钱用于教育开支。【编者注:529计划是美国的一种教育基金,因税法529条款(Section 529)得名。这种教育基金由各州或教育机构负责,目标是帮助民众支付大学费用。家长可为孩子开立一个529计划账户,然后把钱存入其中用于投资或储蓄。只要账户内资金用于大学开支,其增值部分可免税。如果用作其他用途,那么增值部分除了要交税之外,还面临10%的罚金。】

 

 

你认为你符合申请高校助学金的条件?那就更有理由把重点放在退休储蓄上。申请助学金时,家长的401(k)计划、个人退休金账户和其他退休账户不会被纳入资产计算。但529计划账户中的5.64%包括在内。每位家长每年可以储蓄1.5万美元到一个529计划账户中,直到达到1120万美元的赠与税终身免税限额。529计划还可以一次性或在一年内存入五年的金额,这意味着祖父母或父母可以在孩子小的时候存下多达15万美元来开始计算复利。

 

在一些州投资其529计划可以获得税收抵免额,例如,马里兰州为2500美元,纽约州为5000美元,伊利诺伊州为1万美元。而在其他一些州(如宾夕法尼亚和堪萨斯),无论使用哪个州的529计划账户,都可以享受税收减免。每个州都有自己的不同选项,有时候最好分开存款。例如,纽约州一对计划存入3万美元的夫妇,可以向由先锋集团(Vanguard)运营的本州529基金存入1万美元,以获得税前扣除;同时将其余2万美元放入犹他州529计划中。瓦基勒更喜欢犹他州的529计划,因为它提供了更广泛的投资,并且包含Dimensional Fund Advisors旗下的基金。

 

对大学成本有一个现实的认识有助于构建更好的储蓄策略。例如,据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统计,宾夕法尼亚州和佛蒙特州的州立大学的学费分别比州内平均学费(10230美元)高出40%和60%。

 

虽然较富裕的家庭可能没有资格申请助学金,但许多大学提供优生奖学金。出色的成绩或运动天赋有助于获得这类奖学金,地域多样性也能带来帮助。Point View财富管理公司的理财师克莱尔·托思(Claire Toth)说,这也是东海岸的学生想要申请中西部学校的一个原因。他还建议找一些校友比较慷慨的学校。发现它们的一个方法是:寻找那些不仅仅装修宿舍和运动设施、而且还对自然科学之外的图书馆和教学楼进行装修的学校。从备选名单上的两所学校获得资助计划,有助于学生从首选学校得到资助。

 

那么账单的其余部分呢?养老金账户应该是最后的手段,甚至可能也不是。在年龄达到59.5岁前,个人退休账户(IRA)能够被用来支付符合条件的教育费用,而不需要缴纳10%的惩罚性税金,反之则面临罚金。但是,提款会被当作普通收入征税,税率几乎一定高于你在退休后支付的税率。更重要的是,你将失去退休储蓄免税复利的巨大好处。

 

 

更明智的策略

 

一个更好的选择是利用应纳税账户,因为资本利得税较低。加拿大皇家银行财富管理公司(RBC Wealth Management)美国财富规划主管安吉•奥利里(Angie O'Leary)表示,对于那些拥有资产但没有流动资金的父母,可以通过基于证券的信用额度、或无目的贷款(nonpurpose loan),来使股票投资组合杠杆化。与购买股票用的保证金贷款不同,这些贷款与全球利率基准——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挂钩,而且比联邦本科生直接家长贷款(PLUS) 成本低。

 

“当你卖出一只股票时,那就是永久性的卖出。但如果你需要现金流来支付学费,并且今后能够偿还,那么通过这种方法你就不必在股市下跌时清仓,或者出售势头良好的股票,又能够获得需要的资金。”奥利里说。

 

在利用房屋净值这个问题上,财务顾问的观点是分化的。一些人对临近退休时还要承担额外债务表示担忧。但另一些人认为,如果利率仍然较低,而且比联邦家长贷款更具吸引力,那么房屋净值信贷额度(简称Helocs)是可行的选择。但是,如果这笔钱被用于大学教育,或者任何与住房改善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那么房屋净值信贷的利息就不再可以免税了。

 

还有“严爱”式方法。顾问们告诉客户,要像其他投资一样,从风险和回报的角度来看待大学。顾问们建议,如果学生要负担债务,那么基于预期收入,可以把借款金额限制在十年内可还清的范围内。

 

 

大学毕业后的支持

 

对于Francis Financial的戴文·巴雷特(Davon Barrett)的一些客户来说,大学毕业后的阶段变得更成问题。父母通常会为孩子的大学费用做准备,但是大多数父母并不希望在那以后继续帮助孩子。另外,比起在纽约或旧金山支付房租和维持潮流生活,在一个小型大学城的生活费用看起来就像是零花钱。“通过坚持他们的理财计划来积攒大学学费,父母们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才把孩子抚养成人。”巴雷特说:“现在再帮助他们的孩子可能会让他们陷入财务困境。”

 

这也可能颠覆他们的生活。梅赛德斯·布里斯托尔(Mercedes Bristol)曾与一位退休法官订婚,并准备开始享受领取两份养老金的舒适退休生活。他们的计划是去旅行,并买一套新房子。然而,在57岁的时候,布里斯托尔收养了她儿子的五个孩子,这迫使她提前退休来照顾他们。她因提前退休而丧失了全部医疗保险。她也失去了她的浪漫感情。“我不得不放弃很多东西,比如我的独立性。现在,我是一位单身祖母。”64岁的布里斯托尔说,“你总是会努力去帮助你的孩子。至于我自己,我不知道我未来的养老计划。"

 

布里斯托尔最小的孙子刚满8岁,她已经开始为其他处境相同的祖父母建立互助小组。他们最大的担忧是自己的健康和医疗费用。大约有300万祖父母在照顾年幼的孩子,通常是药物成瘾危机的后果。

 

在房租或其他方面的临时资助,可能会变成一种持续数年的模式。当一位客户说她每年需要两万美元来帮助她成年的儿子从事各种职业投资时,注册理财师达纳·安帕奇(Dana Anspach)警告说,这不能变成一项常规开支,否则她就会花光所有的钱。安帕奇是投资顾问公司Sensible Money的负责人。“九年过去了,我们不得不告诉她,她的投资组合只能再坚持七年。她有一种‘上帝会帮我’的心态,但我告诉她‘上帝派我来帮你’。”安帕奇说。但这位客户仍然给为她成年的儿子提供资助,给自己留下的只有一点点养老金和社保金。

 

经济上的资助不仅对退休人士不利,还会伤害到他们的孩子。由父母支付度假花销、优步(Uber)乘车费、汽车贷款和房租可能会阻碍成年子女走向财务独立,最终损害他们的财务福祉。有些父母为了能离孙子孙女近一些,越俎代庖地支付首付款在他们富裕的社区买下房屋。“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是,他们正在创造一种子女可能无力维持的经济状态。”巴卢说。这些子女可能需要费力满足一些业余活动开支,因为那可能是社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要么,他们就只能依靠父母提供更多资助。

 

当一个成年的孩子正在与成瘾、精神疾病或者身体状况作斗争时,理财顾问很难推荐“严爱”的方式。但有时候,为这些账单埋单会造成更大的伤害,使成年子女无法获得社区或州一级的服务。而且,在成瘾的情况下,那样做会加剧问题。

 

那么,现在怎么办?

 

对于那些想要帮助他们成年子女的人来说,理财顾问强调用数字做决定,并与子女进行对话。这样使子女们可以看到他们的父母负担得起什么,从而减少一些父母因拒绝提供帮助而产生的内疚感。

 

“当金钱和情感交织在一起时,父母一般不会做出符合自身最佳利益的决定。”美林(Merrill Lynch)财务顾问艾迪斯•德•马可(Edythe De Marco)表示,“父母陷入财务困境,常常是因为谈论金钱从来没有那么普遍。”

 

总之,为孩子提供经济资助需要良好的沟通和明确的界限。但是找到恰当的平衡点可以帮助父母找到那种难以捉摸的感觉:内心安宁。对子女和父母来说都是如此。

 

 

欲知嘉实财富产品详情请致电您的理财顾问,

或致电400-021-8850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巴伦,已获得转载授权,不构成实际操作建议,与公司立场无关。引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